中 文  |  English 
青岛国辉环境工程有限公司2015年度固体废物污染防治信息公告 请您将您看到的污染情况向环境举报热线12369反映 号角语录:环境保护是全人类共同的事业和责任。每个人都毫无例外。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是:
首页 交流与合作 为什么给义工做公益传播培训?
    交流与合作
 
为什么给义工做公益传播培训?


 

若干年前我们开始相信一个观念,那就是我们是在给义工做“全人培养”。


何谓“全人”?“全人”意味着义工首先是一个人,而不是为了成为一个老师、一个律师、一个医生所接受专门的技能培训。“全人”意味着有权利透过学习,尽情地了解这个世界,了解这个社会,而不受任何的学科限制和框架制约。

而传播,作为信息社会的重要现象和基本领域,是一把双向的钥匙。我们透过媒体和媒介接触许许多多我们本来没有机会亲眼所见的事物,它是我们打开世界种种奥秘的钥匙;同时,媒体和媒介也是我(们)影响他人,改变外界的钥匙。

我(们)想,一个“全人”的义工,有需要拿到这把双向的钥匙。未来他们将要面对的服务对象:在山区的留守儿童或在城中村的流动儿童也有权利拿到这把钥匙。

所以传播培训首先是我们全人培养的一部分。传播培训首先尝试去问,怎样可以帮助义工更好地透过传播了解世界,了解自己,然后帮助他人。

为了义工的“全人培养”,这是我们给义工做传播培训的第一个理由。

要讲明白其他理由,需要先介绍,那什么是“公益传播”?我不想给出一个定义,而想从一些现象讲起。比如下面这个例子。

上周大家应该透过普利策的新闻奖,知道了东南亚鱼奴的故事。而因为原来那个故事是英文的,国内几乎看不到,所以过了两天,国内的自媒体们就开始重新把这个故事写出来,让国内的读者了解。

你们里面一定有不少人转过。而我转的是《你吃的每条鱼都可能沾着另一个人的血和泪|2015年最牛逼的故事》这一篇。我尝试去截屏统计到底我的朋友圈里多少朋友转了,发现根本数不过来,太疯狂了。


这个故事其实在普利策奖颁奖当天就已经传到国内。但是真正让这么多人真正阅读、感动、疯传,是在重新精心编辑以后。信息的传播不是必然的。

我想大家可以回想在朋友圈里的种种疯传的信息,这首先是因为有人掌握了传播的技术。而这门技术在今天,已经发展到了怎样的境地,可以是不到100阅读的无人问津,也可以是动辄10万+的人尽皆知。

他们仅仅因为叙述风格和遣词造句的不同,以及编辑上的细微差异,在传播量上就产生了极大的差距。

传播这门技术远比我们想象的要来得精细,但门槛又比很多精细的技术要低。比如如果研究粒子物理的,可能需要动辄上千万的机器,工程机械类的就更不用说了。然而微信的成本投入门槛很低。低到你会用电脑会打字,就有可能获得撬动世界的力量。

而我的第一个关于公益传播是什么的观点就是:

公益传播,就是专业的传播技术,用在公益的领域和目的

为什么我会特别强调这个角度呢?是因为就我目前所见,真正专业的传播人才和传播技术,被用在公益领域的,还太少太少。更多的传播力量,被引导到了消费领域和政治领域。

所以我们要给义工做传播培训,让大家看到,传播也能用于公益,公益将能比现在美丽得多,也吸引得多。

下面是一个WWF的广告。里面就用了一些很重要的传播策略。让有打猎习惯的人,在举起猎枪的时候,想到自己的孩子,更有可能放下猎枪。这是透过传播去打通同理心的一个广告。


除了变得漂亮,传播用于公益还有一种无可替代的价值,那就是为弱者发声。我们经常说公益是要去帮助弱势群体,直接的服务当然是一种方法,可是更多时候,他们是需要表达,需要得到理解,需要社会的认同和关注。可是,对于服务对象来说,讲清楚自己的困境,往往是“有口难言”,没有专业传播工作者的努力,很多情况就永远不见天日。

这一点,宋代的大文豪苏轼在《石钟山记》里就写到过,大家初中的时候甚至背诵过。

“士大夫终不肯以小舟夜泊绝壁之下,故莫能知;而渔工水师虽知而不能言。此世所以不传也。”

士大夫就是知识分子,在古代很稀缺,几乎都跑去做官了。现在则不同,大学生愿意做义工,所以不是不愿意去听渔工水师的话,而是义工需要知道还能这样做。

用传播这个工具来做好事,这点不难理解。一般人难以理解的是“怎样的传播是公益的”。

比如下面这些图片,都是从互联网上面截取下来的,是最“主流”的描述留守儿童和山区孩子的照片。


我想问的是:把他们拍得楚楚可怜,引起大家的同情,然后转化成捐款,就是公益吗?

当然,我知道这些画面都是事实,也不想否认他们中的不少活在生存的红线上。可是如果让大众觉得这就是他们的全部,那么公益就会变得单一和扭曲。

比如现在很多车友会想做公益,首先想到的竟然是车里装上书和文具,开到山里,看见孩子就派。可是有些地方孩子根本不需要书和文具,甚至出现追着下一批志愿者要文具,把文具转卖换钱。

明明有这么好的条件、机会、热情,可是因为观念太单一,可能就让一些事情变得哭笑不得,又不负责任。

所以,我对公益传播的第二个的观点:

公益传播,是用传播来消除而不是强化一些社会的偏见

下面安利一下我们最近两年的广告。虽然呈现孩子楚楚可怜的样子能明显地拉动报名和捐款,对组织来说是巨大的诱惑;但在我负责的所有对外传播渠道里,都坚决地不让这种手法出现。

取而代之的是现在大家看到下面的两个海报。


我们希望用画面去传达的是:孩子也是有创造力的,有想象力的。我们可以和他们一起学习,一起成长,而不是施舍怜悯。

让义工知道,公益很多时候会站在社会偏见的对立面,是重要的。这意味着他们要和很多人云亦云的东西不一样。义工会渐渐更明白,为什么自己所做的,和所说的,对身边的人来说,有消除偏见的潜力和意义。


应该说,这点远比我们想象的要来得迫切。舆论就像一个战场。有些话,如果你没有办法说得理直气壮,让社会认同,那么社会就会反对你,甚至让一些本来很有意义的事情陷入绝境。

有一批文章很经典《哥哥姐姐请你们不要再来支教了》。虽然这篇文章造假明显,但依然引起普通大学生乃至普通社会大众共鸣。它利用了一些刻板印象和没有参加过实践的人的盲点,也同时击中的部分弊病,所以特别有说服力。

如果没有人去反驳,那么“支教无用论”就会越来越主流。这当然不仅发生在“义教”领域,每个公益话题都基本如此。


我记得还在念大学的时候,有一年招新,有个义工几乎是哭着来说,走过的大学生指指点点,说我们是非法组织。

哪怕当时我们已经合法注册了。在某些中国人眼里,不是政府,不是公司,就是非法组织。

我难过的是,那些义工辛辛苦苦了这么多,他们不应该被如此对待。可是,扪心自问,我们有为了他们做什么?我们有没有去和偏见搏斗过,用传播让义工们更理直气壮,而不是受尽白眼。


我的第三个观点是:

公益传播,让我们超越个体的公益行为去看到,也让更多的人看到更大的社会问题

很多大学生义工直觉自己应该回馈社会和接触农村现实。可是不少义工在做了一年以后,感觉到迷茫和无力。觉得自己碌碌无为,黯然离开。

让一个义工,去独自面对一个庞大而复杂的社会问题,其实是一个非常悲壮的状态。

公益传播如果在社会议题层面有所作为的话,义工能看到自己个体服务背后的整个社会背景。他(她)就能更好地理解,为什么我面对的那个留守儿童,有那么多的困境和脆弱。

这些东西,有人以为是教授学者的责任,有人觉得是媒体记者的责任。而在我看来,公益组织也能在其中扮演非常关键的角色。

我举两个例子:


“绿色和平”是世界知名的公益组织,他们每年发表大量的调查报告,比如关于水污染的调查,关于污染的调查等等。他们的报告,很多比大学的研究还要权威,里面的数据和结论被媒体一再广泛引用。


另一个例子是一个中国的民间组织叫“歌路营”,他们做的《中国农村住校生调查报告》。里面详细地描述了中国农村住校生的生存状态,并且用可视化的方式,直观地呈现了出来。

如果说,每一个公益行动都指向某个社会问题的最终解决,那么,公益传播可以帮助义工理解,他(她)的每一步,落脚在了哪里;他(她)的付出,将会如何被看见,他(她)并不是一厢情愿,而是一个庞大社会连锁中,有意义的一环。

以下,就是我(们)给义工做传播培训的四点初衷:

义工的全人培养
传播作为专业技术可以助力公益,为弱势发声
传播是要消除而非强化社会偏见
传播让义工超越个体看到整个社会问题

绿色公益同盟:
NGO发展交流网 | 华夏墨宝 | 艺术青岛 | 环保资料网 | 企业社会责任中国网 | 绿色文化网 | 低碳网 | 陕西文化网 | NGO发展交流网 | 北京环保网 | 搜狐绿色 | 公众与环境研究中心 | 全球节能环保网 | 中国传统文化网 | 中国城市低碳经济网 | 中国环保网 | 钦州坭兴陶 |
返回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公告通知最新关注管理登录  
版权所有:青岛绿色号角文化交流中心 E-mail:lshj0532@126.com 备案证编号:鲁ICP备10070221号